2007年9月27日星期四

还记得那年我们年纪小 -- 杂饭情缘

我们住的小镇,有一个戏院,叫宝珠戏院。


宝珠戏院旁有一个杂饭档。 杂饭档由一户人家经营,两夫妇和三个女儿。胖胖的老板娘,老老实实满面笑脸的老板及他们的三个女儿。档口总是挂着两三条瘦瘦的叉烧,菜肴都装在五颜六色的大圓铁盘里,档口的左側则是一锅卤肠卤豆腐及一小锅的焖咸菜。


虽然菜的样式不比吉隆坡的杂饭档多。 但是,它的咸鱼蒸肉饼,叉烧 和焖咸菜都令我们非常难忘。老板娘切叉烧的时候,总是小心翼翼的切,犹如切着一件艺术品,摆进铺了黄瓜的小朔膠盘,摆进去了又拿一两片出来,又再放进去。摆到满意了, 才上桌。妈妈说,他们的叉烧特别好吃是因为烧的时候是一小串一小串的烤, 所以特别的进味,特别的香。


那一个年头,我们多数都是在家里吃妈妈煮的饭,比较经济,很少会到外面去吃。只是有时侯若当天下午要回新山婆婆家, 或有特别的事故不能煮饭时,阿爸才会打包回来吃。我们两个小孩公司一包,一块圆圆的肉饼会切开一半分别放在两包饭里。然后我们只敢选一样肉,若选肉饼,就没选叉烧,若选叉烧,就没选肉饼,再加上一点炒包菜或焖咸菜。哇!就很好很好吃了!!


长大了一点后,阿爸手头也比较宽裕了,周末便会到哪里叫几样菜配饭吃,每一次,阿爸都会问:“老板娘, 有没有卤大肠豆腐?”从那时起,我爱上了卤大肠和卤豆腐。叫了菜的同时,还不忘叫老板娘给一小碗卤汁来淋饭,淋上那一盘不是很香的米饭。连加饭的时后,也不忘提醒老板娘不要忘了淋汁哦!四兄弟姐妹,自小每人都很有孔融让李的精神,都只吃一点点的菜肴,把好的都留给其他的家人吃。每次阿爸都会说:“你们没有人要吃,那么谁吃?”其实,是阿妈每次都教我们要把好的留给阿爸吃。但是当时就算单单吃叉烧底下沾了叉烧汁的黄瓜,配上卤汁饭,再加上那杯不用钱任添的雪茶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
长大了之后,我们几个,都对杂饭尤其情有独钟。虽然,如今的米饭比以前香,杂饭要叫整盘肉饼或叫整条叉烧都行。但是眼前的这包饭,虽然好料,却还不比那半块肉饼和那几片叉烧来的香,来的珍贵。


现在,宝珠戏院已拆了,那间店已经转手卖客家面了,两夫妻也不知道搬去那里了。其中一个女儿也已嫁到槟城去了。但是,每每吃到叉烧或肉饼,都会令我想起宝珠戏院旁的这杂饭档口·


爱吃杂饭,总以为是因为它的简单且经济实惠,但是,现在想起来,我们怀念的不只是叉烧或是肉饼吧!

真正令人难以忘怀的是我们儿时一家人在一起的美丽时光啊!




当我们同在一起,在一起,在一起。当我们同在一起,最快乐无比。。。。

3 寄语:

simple woman 说...

我知道你来知哪里了。没想到我们竟然来自同一个地方。你中学是在TBS吗?

Ohbin 说...

是的。 你也是?

simple woman 说...

我离开TBS已经超过二十五年,你可以算得出我有多老。我小时候是足不出门的大乡里,form 5 毕业后就去外地升学工作然后结婚生子,很少回去家乡。家乡的很多人与事物我都不认识,你所说的饭店我也没去过,只记得那间戏院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