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6月5日星期二

机关枪的咖哩鸡




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,我们有个邻居,我们叫她机关枪,因为她讲话没有 。fullstop,句号!一直 soot soot soot 没有停。

我们很怀念她,不是因为她是机关枪,或是大炮王,或者Hao Lian臭屁。

我们全部都很怀念她。。。。的咖哩鸡。

记得有几回,我们一直捞妈妈,叫她胆粗粗去跟机关枪讲,问她可以煮一些咖哩鸡给我们嘛,可是妈妈都不好意思开口。

于是,我们就问他说,“aunty,你煮的咖哩鸡很好吃哩,我们都很想念” 想要暗示她看她会不会做人啦!

可是,她不懂是假假没有听懂,还是真的不懂,却从来没有再煮给我们吃了!

于是,我们又开始了我们的计划, “aunty,你的咖哩鸡将好吃,是怎样煮的?”

“哎哟,很简单啦, 就是跟鸡炸炸一下,丢下去一块煮就可以料!”

噯!,我们已经几十年没有再次吃到她的咖哩鸡了。

但是,奇迹出现料。 我今天竟然煮出了她的味道! 太爽料啦! 哇咔咔哇咔咔!!!

兄弟姐妹们,想吃的今晚请早!!!

2 寄语:

Sandy 说...

Dear Ohbin,

So nice to come by your blog...I tried the bak kuah...its good.

I am very tempted by this dish...but I can't the recipe ;P

Please help me, thanks!

Sandy 说...

Dear Ohbin,

Will you please share the recipe? :p this is so tempting... ;P